怎样查老婆出轨聊天记录 中远海海,中远海工基地

本文预览图

(来源:全景视觉)

经济观察报 记者 王雅洁 , 11月29日,经济观察报记者独家获悉,一个涉及我国海上装备领域至少2000亿元弃船库存的资产整合平台,已悄然提上国资监管部门的工作日程。

按照国务院国有资产监督管理委员会的思路,上述资产整合平台专门用于解决几家央企海上装备行业面临的经营困境,其主要目的是帮助央企海上装备行业走出困境。

中国交通建设集团有限公司(CCCC)子公司上海振华重工(集团)有限公司(ZPMC,振华重工)正面临上述产业发展的挑战。

值得注意的是,受金融危机等多重经济因素影响后,统计数据显示,2018年国内尚未消化的海上设备库存已达2000多亿元。

十多年来,振华重工海洋设计院院长王见证了国内海洋装备行业的起步和崛起。他告诉记者:“比如离岸产品的价值一般都很大,有几亿几十亿元。万一出现一些意外情况,就会产生库存设备。”

公开资料显示,2015年,根据工信部规划,振华重工、中远海运(启东)海洋工程有限公司、招商局重工(深圳)有限公司、大连船舶工业集团海洋工程有限公司、南通中远海运工程有限公司等7家企业入围首批国家海洋白名单,引领海洋装备产业发展。

但是,这个未公开的资产整合平台具体规模和进展如何?截至发稿时,SASAC尚未给出正面答复。

“两千亿”难题

国内海上设备企业背负着——“库存”的包袱。

十多年前,船用设备制造业还是一个新生事物。根据“十三五”规划要求,曾提出我国海洋工程装备制造业要找准转型升级与实际需求的结合点,提高发展质量效率。力争到2020年形成一批具有较强核心竞争力的世界级先进海洋工程装备制造企业;初步建立起规模强、创新能力强、质量效益好、结构优化的海洋工程装备产业体系。

顶层设计释放的信号刺激了大量资本的涌入。振华重工股份有限公司是最早收金的央企之一。

王回忆,2006年前后,振华重工港口设备技术研发已占据国际市场70%以上的份额,处于垄断地位,大幅增长空间有限。此时,正是进入海上装备领域的合适时机。

类似于振华重工,很多央企纷纷挤进这个领域,尤其是想在高端船用设备的道路上做大,没多久这个行业就变成了资本占用非常高的行业。在此之前,中国的海上装备还处于起步阶段,与国外相比差距较大。

在各大央企展开多维度产业布局,显著缩短与国际市场差距的同时,一路奔跑中的海洋装备行业突然迎来转折点,金融危机爆发。

王对有一种挥之不去的恐惧:“油价出现了断崖式下跌,可以说是断崖式下跌。”

《经济观察报》记者获悉,当时几家央企打造的海上设备产品的用户主要是海外用户。这些海外用户敏锐地察觉到油价的不良趋势,认为一旦使用订购的设备,肯定会亏本,于是纷纷弃船,宁愿支付违约赔偿金,也不愿意支付在建的海上设备,意图通过这种方式减少自己的经济损失。这些是

弃的装备,包括船,也包括钻井平台等。 

形势陡转直下。越是实力雄厚,规模强大的央企,砸在手里的装备越多。经济观察报记者获悉,海工设备滞留超过数百亿元规模的,不止一家央企。

时间一天天过去,被客户拒收的海工装备,成为了棘手的存货。

一名中船重工研究员曾在2015年预测,全球海工装备市场经历2年的低谷后,会迎来新一轮的快速发展。

可惜大批的海工装备存货,仍然滞留。截至目前,以央企为主的海工装备存货,超过两千亿元。

撇开存货问题不谈,行业内的龙头央企,其实发展得并不差。

振华重工的海上浮吊已经做到了全国第一,位列世界三甲。标志粤港澳经济发展迈入新时代的港珠澳大桥,其核心施工装备的研发便来自于振华重工。经济观察报记者从该企业获悉,正在建造中的2500吨的海上风电安装船,竣工后将打破世界纪录。

不过,与海工装备产业发展光环并存的,是行业内依旧滞压多年的海工装备存货。

上述7家白名单中的另一家央企,背负着数百亿元的财务压力,该企业相关人士形容为“压得人喘不过气”。光是每年的财务成本和财务利息,加上行业整体发展收紧的趋势,巨大的财务负担已然形成。

该央企海工装备行业人士说:“如果企业还是一家上市公司,财务报表的账目上,更不能背如此沉重的财务负担,否则会对上市公司产生不利影响,如果两年亏损就得ST,这都是很现实的问题”。

国务院国资委研究中心王绛认为,以中国造船产业为例,产能已经高达世界第一。但是,大而不强的问题依旧存在,产能过剩问题严重,亟需尽快整合,央企发展需要从数量向质量转变。

纾困

高层已经有所动作。经济观察报记者获悉,一家正在筹备当中的资产整合平台,将专门用来解决上述难题。

这不是国资委第一次打算利用产融结合的手段帮助实体经济渡过难关。此前启动2家国有资本运营公司(中国诚通、中国国新)试点过程中,成立了中国国有资本风险投资基金、中国国有企业结构调整基金,专门用于投向关乎国家重大战略、国有经济布局调整和中央企业实体经济发展的领域,例如投资了高通量卫星、核电高温气冷堆、运载火箭等国家重点示范项目。

数据统计显示,除两大基金外,2家资本运营公司还设立了4只自营基金,6只基金总规模达到8645亿元,已累计投资1680亿元,初步形成了较大规模的基金系。目前,2家资本运营公司正承担重点难点改革任务,拟推动中央企业重大风险项目国勘公司、大唐煤化工风险隔离和改革脱困,帮助相关企业防范重大系统性风险发生。

其实,国资委拟设立海工装备资产整合平台的想法,早在2018年7月国资委年中会议时就已露出端倪。当时会议要求,2018年下半年要“推动国有资本进一步向符合国家战略的重点行业、关键领域和优势企业集中,以拥有优势主业的企业为主导,打造新能源汽车、北斗产业、大型邮轮、工业互联网等协同发展平台,持续推动煤炭、钢铁、海工装备、环保等领域资产整合”。

在王文涛眼中,如果能成功设立专门的资产整合平台,将对海工装备行业央企形成“重大利好”。出于保护行业发展的目的,资产整合平台的出现可谓非常及时。

值得注意的是,上述海工装备行业央企人士表示,2016年底成立的中国深远海海洋工程装备技术产业联盟(简称中国海工联盟),亦曾为海工装备行业央企脱困奔走,提出过通过产融结合的手段来帮助企业。

从具体操作上来看,王文涛建议,希望资产整合平台能帮助各个央企分离掉手中的存货,同时能分离出财务,不再背着财务包袱,对于企业来说,这是非常大的支持。同时,鼓励行业内协调消化掉相应的海工设备。

经济观察报记者从知情人士处进一步独家获悉,除了上述资产整合平台,2018年初,国资委还曾打算设立过物联网资产平台,和半导体通讯资产平台。不过由于一些原因,这些资产平台还没有露出庐山真面目。

至于专门针对央企海工装备的资产整合平台,其具体规模、讨论设立进度等,截至发稿,国资委并未给出详细回复。

国务院国资委研究中心副研究员周丽莎认为,专有资产平台的设立,意味着国资委在国有资本授权经营体制改革的道路上,又迈开一步,是进一步放权的标志。以央企海工装备资产平台为例,如果设立成功,便能把行业内央企的业务进行整合,打通全产业链条。

经济观察报记者还获悉,国资委正在制定国有资本授权经营改革方案,以及正在研究制订深化中央企业资本投资公司、资本运营公司改革试点的两个工作方案,待时机成熟将择日公开。

如今社会十分浮躁,人与人的信任度逐渐降低。正是如此,很多人需要通过怎样查老婆出轨聊天记录等行为去鉴定对方的人品和行踪。不要再彷徨,不要再犹豫,我们将倾心为你服务!

版权声明:
作者:王者荣耀玩家
链接:https://www.lianjiekuai.com/2021/10/5282/
来源:诚鑫达网络
文章版权归作者所有,未经允许请勿转载。

THE END
分享
二维码